麻豆传媒狠狠小明看看

() 蓬莱岛的夜晚格外静谧,天空缀满繁星如同缀满闪耀钻石的幕布。

井醒开着一辆电瓶高尔夫车载着成默沿着石板路慢慢的开,两侧红色的宫墙、黄色的琉璃瓦以及修剪的整齐的草木组成了梦幻的古城遗梦,如果身边不是井醒而是谢韫的话,成默便觉得宫浮生可入画。

电机声在流淌着风声的午夜格外明亮,井醒把着方向盘问:“觉得蓬莱仙境怎么样?”

“很艺术也很低俗,属于超乎想象的奇迹,大概应该这样形容。”成默并不会因为这座乐园所体现的纸醉金迷的价值观而贬低它的高度,事实上这样一座海岛它就是男人终极的乐园。

当然,前提是你得有钱。

井醒笑了一下,“林掌门不愧是见过世面的人,从始至终都很淡定,我真是自愧弗如,不怕丢人,我第一次来蓬莱岛的时候,兴奋的一晚上没有睡好,直到玩的实在动不了了,才累的睡着,第二天起的也很早,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想着这里还有什么其他不可思议的东西…..要不是我哥把我赶下岛,说真的,让我一辈子在这里过,我都愿意…..”

“对于意志力薄弱的人来说,这些简单的刺激荷尔蒙、肾上腺激素的玩乐方式确实很迷人;对于意志力很强的人,偶尔的释放**,也是很愉快的体验,从这方面来说,蓬莱仙境还是很成功的。不过这种放纵的方式并不能get到我的点,我自身更喜欢体验智商碾压的快感,而不是金钱所带来的虚假服从…..”成默淡淡的回应,并开始在井醒的心里建设自己的人设。

井醒“哦?”了一声,又问道:“那么林掌门当骗子是为了体验智商碾压他人的快感?”

成默轻笑,“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金钱和女人都唾手可得,人生所追求的就是更高级的趣味,难道你不觉得将其他人玩弄于鼓掌之中很有乐趣吗?”

顿了一下,成默转头看了一眼井醒,“我很享受扮演其他人所带来的沉浸式体验,这让我如同经历过无数次人生。”

“那能说说林掌门扮演过那些角色吗?”井醒装作好奇的问。

“我的人生经历还不够丰富,目前扮演过的也就是富家子弟、飞机驾驶员、医生、神棍……”

爱玩的小女生

“林掌门实在太谦虚,这样还说自己人生经历不够丰富,不知道林掌门介意不介意分享一下你的故事。”井醒不动声色的问道。

成默假做犹豫了一下,说道:“具体的不好多说,说多了醒哥很容易查到我是什么人,做过什么事情。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谁也不知道我的来历,才是最安的。”

井醒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林掌门实在也太谨慎了,你看我都毫不避讳的把你带来蓬莱山了,你还对兄弟我这样不信任…..”

“我要不信任醒哥,就不会跟着醒哥来蓬莱岛了,有些事情还是希望醒哥能体量,你是有组织的人,我林之诺修的是野狐禅,你出了事情还有组织担着,我林之诺出了事,可没人管我。”成默十分淡然的说道。

关于自身的经历成默早有准备,不是说不出来,只是三言两语就跟井醒交代了,那未免也太好说话,显得假,这个时候你越是不肯说,将来说出来的时候,可信度才越高。

这就好比砍价,经过艰苦卓绝谈判的价格,你就越相信它是低价,假设对方一口答应,你反而会怀疑自己出的价格依旧高了。

成默不愿意说,井醒也没有勉强,换了个话题说道:“现在我要带林掌门去的,是我们蓬莱仙境最神秘的地方鹿台。”

“鹿台?传说中商纣王为苏妲己修的那个鹿台?”

井醒点了点头,“哪里是我们蓬莱山贵客中的贵客才能去到地方。”

成默说:“那就感谢醒哥给我这种vip级别的待遇了。”

“别客气,既然是真心想要和林掌门自然要表现出一点诚意来。”井醒意味深长的说。

成默不置可否的笑了一下,没有回应井醒如此明显的暗示,接下来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一些关于高云的事情,等到了一处精心修饰过的像是原始森林的园林,井醒将车停在一处小径旁,带着成默穿过了溪流潺潺的仙境,清澈见底的溪流两侧藤蔓菇郁绿竹猗猗,长满了苔藓的奇石在林间随处可见,奇形怪状的蕨类植物沿着溪流蔓延….

成默心道:武侠里的通天福地也不过如此。

等到了一处岩石洞门,上面写着红漆写着“鹿台朝云”,井醒回头看了眼带着小丑面具的成默说道:“等下无论看到了什么,都不要大惊小怪….”

成默点头,井醒按了一下洞口右侧一块光洁的石块,立刻洞口紧闭的石门加发出了“咣咣”的移动声响,向着两侧缩了过去。

成默朝里面望,是一条颇为宽敞的甬道,两侧亮着金色的油灯,油灯被栩栩如生的衤果女雕像高举的双手托在头顶,跳跃

的火苗在有些幽暗的甬道里投下了不甚明亮的光,甬道两侧的墙壁和屋顶都画满了带着**意味的壁画,壁画的风格也很有趣,大概是华夏画与油画的结合,带着华夏画的婉约美又兼具油画的写实美,画的内容有战争,有祭祀,有宫廷生活…..

成默跟着井醒沿着甬道向前走,走了一小段就听见了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以及风的啸叫,转了一个弯,成默就看到洞口外面漫天的星空,走出洞口左转则是一个沿着陡峭悬崖修建的栈道,栈道只容得下三个人并肩行走,一侧是凹凸不平的石壁,一侧是玻璃栏杆,稍稍低头就能看见底下白色的泡沫在黑色的礁石上翻腾。

又走了几步,越过一处凸起的悬崖棱角,成默就看见一处完修筑在半空中的楼阁,比著名的悬空寺还要庞大的悬崖中式建筑群就立在悬崖峭壁之间,依靠着悬崖建筑的宫城,六层木结构为主的华夏宫殿如金字塔一般的向上堆积,远远的就能看见灯光在蜿蜒的回廊上流淌。

精美高雅的楼宇下方是深不可测的黑色大海,海面波光粼粼,令一侧是高悬的明月,蓝色的云和点点星光环绕,让整个鹿台宛若海市蜃楼。

成默听到风声在耳边呜咽,海浪的声音一波接着一波,隐约中从悬空的楼阁中有音乐传过来,很快两个人就走到了进入悬空楼宇的台阶处,台阶的两侧立着穿着金甲的佩刀卫士,白玉石台阶的上方立着两个彩石雕刻,豁然正是人首蛇身的伏羲女蜗,不过雕刻的风格并不是华夏风,而是偏向现代的风格,几乎与真人无异…..

成默踏上台阶,就是一个直升机坪大小的白玉石平台,四周环绕着金甲卫士,接着又踏上九级石阶,便是红色的宫门,宫门两侧立着两个铜雕梅花鹿,宫门上方写着“鹿台”两字。

唯一与众不同的就是两个金色门环,它并不是常见的狮子头或者龙头门环,而是骷髅头,成默稍稍抬头,便发现宫门的金色琉璃飞檐上立着的并不是吉兽雕塑,而是金色的乌鸦……

走进宫门是一个回字型的院子,长廊里每隔几步就站着一个举着灯笼的侍女,侍女穿的很少,除了外面罩着一层薄纱,里面几乎一丝不挂,隔着粉色的薄纱能看见曲线玲珑的身体。

井醒领着成默走进左侧的房间,房间的玄关处站着两个侍女,两人进来侍女就半蹲着做了一个万福,进门木质屏风上挂着一个转盘,转盘上写着“皇帝”、“太子”、“亲王”、“”、“丞相”、“将军”、“宠臣”、“祭司”、“神官”…..

“转一下转盘,指针指着你,你就扮演什么样的角色,穿什么样的衣服。”井醒说道。

成默伸手拨了一下指针,看着指针快速的转了几圈,停在了将军的位置,心道:这是大型cospy剧场么?

井醒说道:“进去换上将军的衣服和面具。”

成默“哦”了一声,站在旁边的侍女迈着莲步走到了玄关的一侧,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开口说道:“将军,这边请。”

成默“嗯”了一声跟着侍女向房间里面走,侍女的身上飘着淡淡的香气,像是玫瑰精油的味道,透过薄纱,成默能看到侍女挺直的背部和娇俏的臀线,薄纱下几乎不着一缕,除了一条浅红色细线***。

这样的场景真是令人血脉偾张,不过成默并没有多看,只是扫了一眼,便去瞧房屋内的景象,古色古香的房屋一角放着铜炉,香薰在里面袅袅的燃烧,房间里挂着一圈衣服,一面墙上挂满了面具,中间则放着一个长沙发。

侍女轻车熟路的选出了一套服装放在沙发的扶手上,转身对成默说道:“进军,奴婢伺候您换衣。”

“我自己来。”成默拒绝了侍女的请求,脱掉了月白色的亵衣,露出轮廓完美的身线,一旁的侍女看的有些呆了。

成默低头看了眼将军的服侍,有些哭笑不得,上半身是一个金色的“x”形绶带状的两根布条,后面是一个暗红色的披风,下半身是一条皮裙。这服装的款式造型完不像华夏将军,比较像古罗马的将军。

成默虽然很想拒绝,但却只能将这有些羞耻的服装穿上,侍女又拿来一双棕色的软皮靴说道:“将军我帮你换鞋。”

见侍女已经蹲下,成默便说了“谢谢”,视线直接跳过丰满的胸脯,目不斜视的看着正前方的窗棂,等待侍女帮他把鞋换好。

穿完鞋子,侍女又拿了一个面具过来,面具并不是成默现在带的硬壳塑料面具,而是十分柔软的银箔,侍女轻轻的取下成默的小丑面具,楞了一下,轻声说道:“将军不止是身材好,还长的不是一般的俊美。”

成默说了“谢谢”,侍女便温柔的将银箔贴在了成默的脸上。

尽管侍女靠的很近,隐约挑逗的动作不断,成默始终闭着眼睛无动于衷,等贴好银箔,成默睁开眼睛就看见了侍女有些幽怨的眼神,成默没有理会,淡淡的说道:“好了吗?”

侍女点头,带着成默出了房间

,这时井醒已经穿了一身祭司黑袍站在了门口,他贴着银箔的脸上出现了笑纹,低声对成默说道:“现在,新世界的大门正在缓缓为你打开。”

“我们去哪里?”成默问。

“鹿台…..彩虹的尽头。”井醒回答道,语气里还带着一丝狂热。

“彩虹的尽头?”

“等下你就知道了。”说完井醒就转身走出了房间。

成默跟着井醒走出了房间,就看见一个侍女提着灯笼引着他沿着回廊向前走,空气中到处都浮动着龙涎香和麝香香薰的味道,这两种香薰都具备催q的功效。

原来隐约的歌声和琴弦声越来越近,虽然是古典的宫闱,飘荡的却是现代华夏风的曲子,吟唱没有歌词,只有蜿蜒不断的“啊~啊~”声,但却很悠扬悦耳,伴奏的乐器也不限于华夏乐器,除了古筝、琵琶,成默还听到了吉他和钢琴的声音…..

当两人走到一个面朝大海的露台时,成默就看见了上面聚集了不少人,旗帜和轻纱绕着露台在飘荡,露台的周围摆着椅子,椅子上坐了不少带着面具的男人,而站着的是各色风姿绰约的女人……

露台中间有一个小舞台,一个穿着白纱的美丽女子正在舞蹈,那长相和华夏女星刘一菲长的一模一样。

成默又将视线挪向了露台正对着大海的高台,哪里明显是皇座,一个带着皇冠,脸上贴着金箔的男子正坐在金色的王座之上,他的身边坐着一个头戴龙凤珠翠冠、穿红色大袖衣,衣上加霞帔,红罗长裙,首服特髻上加龙凤饰,衣绣有织金龙凤纹的女子,这女子豁然正是饰演武则天的范彬彬……

成默和井醒走上露台,视线环绕了一圈,才发现露台上站的女子,居然都是中外赫赫有名的女明星,什么妮可.基德曼、大表姐劳伦斯、莫尼卡.贝鲁齐,甚至还有关x林、李x欣、李x彤。

不过成默瞬间确定这些并不是她们本人,因为她们本人没有这么年轻…..

井醒没有带着成默去座位上坐着,只是淡淡的问道:“怎么样?神奇吧??”

成默在朦胧的灯火下仔细去辨别那些女明星的面孔,完没有整容的痕迹,瞬间他的脑子里就浮现了“克隆人”三个字,成默没有立刻答话,又用视线环顾了一圈,立刻就发现了,越是扮演的角色身份高贵,身上的衣服就越多,这些克隆女明星大都扮演的是有身份的角色,因此不像那些侍女只穿了一件薄纱…..

“何止是神奇。”成默觉得黑死病真是牛逼爆了,居然把这么多中外女明星的基因给搜集齐了。

“我们先去其他的地方,还有更刺激的……”井醒低声说道。

成默“哦”了一声和井醒走下了露台,沿着回廊向宫殿群的上面攀登。

“你不好奇这些女明星怎么来的?”一边走井醒一边问。

“大概能猜到…..”成默回答。

“嘿嘿”井醒轻笑一声,说道:“我们这里不仅有世界所有的女明星,还能帮你定制你想要的女人,就连辛追都行,只要她的尸体还在…..当然这个价格也是突破天际的…..”

 

Tags:

loading
×